RSS
 
當前位置 : 主頁 > 國際新聞 >

多國為“特朗普可能回歸”布局

時間:2024-03-19 08:18 瀏覽:

多國為“特朗普可能回歸”布局

韓提前啟動談判,日本政要訪紐約,多國為“特朗普可能回歸”布局

“第一次并不容易,如果有第二次,也不會容易”“我接受人民選出的領導人”“歐洲必須變得更加強大、自力更生”……隨著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以壓倒性優勢贏得艾奧瓦州共和黨黨內初選,他再次入主白宮的可能性令世界多個國家繃緊了神經。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法國總統馬克龍、比利時首相德克羅等政要16日作出相關表態,國際主流媒體紛紛回顧美國與傳統盟友的關系如何在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經歷了動蕩,它們之間在貿易關稅、氣候變化、美國安全承諾等方面的分歧至今令人印象深刻。“現在時間不多了。”德國《商報》16日警告說。許多國家已經開始采取行動,外媒披露稱,加拿大、墨西哥、日本以及一些歐洲國家正尋求間接或者直接接觸特朗普,韓國計劃與美國提前開啟關于駐韓美軍費用分攤問題的談判,以避免特朗普上臺后節外生枝。“2016年,特朗普當選震驚了美國盟友及其競爭對手。這一次,領導人們不會冒任何風險了。”彭博社稱。

當地時間2024年1月15日,特朗普在黨團會議晚會上發表講話。(視覺中國)

一些歐洲領導人“甚至不敢提及特朗普回歸的可能性”

路透社引述加拿大總理特魯多16日的話說,如果特朗普在11月美國大選中獲勝,那么這將是“一次倒退”,也會讓加拿大的日子不好過。“第一次并不容易,如果有第二次,也不會容易。”特魯多當天在蒙特利爾商會主辦的一次討論活動中這樣描述特朗普重返白宮可能會給加美關系帶來的影響。他同時強調,無法想象有一天與美國人相處會變得輕松,加拿大總理的主要責任就是捍衛本國利益,“過去幾年我們在這方面做得很好”。

在總統任期內,特朗普與特魯多的關系并不穩定。2018年,特朗普曾指責特魯多軟弱且不誠實。路透社稱,一項最新民調顯示,2/3加拿大受訪者認為,美國的民主制度承受不了特朗普再執政4年。報道提及,加拿大75%的商品和服務出口到美國,特別容易受美國保護主義政策影響。

 

特魯多(左)和特朗普 資料圖(視覺中國)

同樣在16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自己將與贏得美國大選的任何人打交道,他“接受”人民選出來的領導人。據美聯社報道,馬克龍說,美國是一個正在經歷危機的國家,它的“第一要務是自身”,無論誰贏得大選,歐洲都應該為美國可能將重點放在其他地方做好準備。

路透社稱,特朗普在執政期間與馬克龍的關系起起伏伏。一開始,馬克龍采取較為緩和的態度,將特朗普稱為“朋友”,但后來,雙方在氣候、稅收、伊核等問題上出現分歧。

 

馬克龍(左)和特朗普 資料圖(視覺中國)

據美國《國會山報》16日報道,英國軍情六處前負責人迪爾洛夫近日接受采訪時,表達了他對特朗普可能再次入主白宮的擔憂,認為這可能對英國構成重大安全威脅。“BNNBreaking”新聞網站說,英國的國防戰略與北約緊密相連,特朗普多次批評北約的做法引發英國擔憂。他曾稱,“北約已死”。不過,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16日接受彭博社采訪時稱,無論美國大選結果如何,美國都不會退出該組織。

“歐洲官員不希望特朗普重返白宮,已不是什么秘密。”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稱,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上周表示,特朗普“回歸”將對歐洲構成威脅。報道評論說,他此前總統任期內的“有毒遺產”已經讓跨大西洋關系不似從前。彭博社16日稱,該媒體對一系列歐洲、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國家政府官員的采訪顯示,他們擔憂特朗普上臺后對安全、貿易、氣候政策帶來的影響。其中最具批判性、最焦慮的聲音來自歐洲。一名高級別外交官透露,在歐盟峰會上,一些領導人甚至不敢提及特朗普回歸的可能性,因為他們認為這么做反而提高了這種可能性。

去年11月18日,英國《經濟學人》雜志封面圖片主角是特朗普,相關文章提及,如果他再次當選美國總統,將對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產生重大影響,比如歐洲可能被拋棄。

多國官員忙著接近特朗普圈子

“當愛沙尼亞總理卡拉斯去年11月訪問華盛頓時,她不僅見了白宮官員,而且與特朗普的關鍵盟友也進行了交談。”彭博社稱,這是各國如何緊急地為特朗普重返白宮可能性做準備的一個例子,它們的外交官們正在華盛頓尋求與前官員或者跟特朗普關系親近的人士見面,以便了解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計劃。幾個歐洲代表團已經前往華盛頓,與特朗普的代表以及致力于推行特朗普政策綱領的“傳統基金會”接觸,目的之一是試探誰可能進入特朗普政府,以便更好地處理可能會發生的情況,并傳達歐洲正致力于加強防務工作的信息。

“隨著特朗普回歸,歐洲要為獨自行動做好準備。”美國“政治新聞網”歐洲版16日以此為題報道稱,比利時首相德克羅當天在歐洲議會的一場演講中說,“如果2024年再次帶來‘美國優先’,那么歐洲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獨立”。在他看來,歐洲人不應該擔心這種可能性,而是要“擁抱它”。

德克羅被視為如今歐洲政壇的關鍵人物,因為他的國家在今年前半年擔任歐盟理事會輪值主席國,比利時外交官能夠在重要的歐盟會議上制定議程。“政治新聞網”歐洲版說,德克羅的表態呼應了時任德國總理默克爾2017年在特朗普結束首次訪歐行程后發表的著名演講,她當時說,歐洲必須“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德克羅 資料圖(視覺中國)

如今一些德國政界人士也這么認為。德國社民黨籍歐洲議會議員卡塔琳娜·巴利日前在社交平臺上稱,特朗普“毫不掩飾對民主的蔑視”,“歐洲需要關注自己”。據德國電視一臺16日報道,德國最大反對黨基民盟主席默茨認為,歐盟必須盡快拿出“與美國合作的A計劃和沒有美國的B計劃”。

接受CNN采訪的一些歐洲外交官認為,如果特朗普贏得大選,應對他的最佳方式就是保持冷靜,并繼續努力拉開歐洲與美國的距離。“在特朗普的上一個任期,每當他脫口說出自己的想法時,我們都花了很多時間爭先恐后地去回應。但很多時候,他并沒有按照所說的去做。”一名歐盟官員說。另一名外交官稱,布魯塞爾不能像以前那樣被特朗普分散注意力,也不能過多關注特朗普是否提出終止美國對烏克蘭的支持。

除了歐洲,美國其他盟友也在行動。彭博社披露稱,特魯多的高級助手與特朗普的幕僚正在幕后保持著聯系,“這讓他的團隊有信心能挺過特朗普的另一個任期”。墨西哥官員也在與特朗普的幕僚進行對話,并認為此前墨西哥在貿易、移民等復雜話題上與特朗普達成了一些協議,這能令他們再次與他進行爭論。

據日本《讀賣新聞》16日報道,日本政府正警惕特朗普上臺的可能性,首相岸田文雄希望通過自民黨副總裁麻生太郎打通關系,后者于本月9日至13日訪問美國,其間前往特朗普大廈所在的紐約,試圖與特朗普見面,但因為后者的黨內初選日程未能實現。最終,麻生接觸了與特朗普親近的人士,他還向圈內人士透露,“讓特朗普知道我特地前往紐約很重要”。麻生曾出席特朗普政府時期的日美領導人會談!度毡窘洕侣劇氛f,如果奉行“美國優先”的特朗普重新掌權,那么岸田政府與拜登政府在安保領域建立起的合作可能會回到原點。

“韓美或提前啟動防衛費協商,以規避‘特朗普風險’。”韓國《中央日報》17日報道稱,消息人士透露,韓國與美國已經就在今年啟動第12份駐韓美軍《防衛費分擔特別協定》(SMA)談判達成共識。第11份SMA協定于2021年3月在拜登政府上臺后的第一年達成,有效期為2020年至2025年。按照慣例,韓美一般會在協定結束前一年左右開始進行下一輪談判。韓聯社稱,距離上一份協定到期還有兩年之際,雙方就提前啟動下一份協定談判,這實屬罕見。有分析認為,這可能是考慮到特朗普再次入主白宮的可能性!吨醒肴請蟆氛f,2019年韓美進行相關談判時,特朗普“露骨地”向韓國施壓,尋求大幅提高韓國分攤美軍駐扎費用。

如何影響印度、俄羅斯?

在彭博社的報道中,有的國家將特朗普可能重返白宮視為風險,有的國家則看到機會,比如印度總理莫迪。據報道,他與特朗普的個人關系融洽,但拜登政府頻頻批評印度的“人權問題”。

俄羅斯也被一些外媒認為是樂見特朗普上臺的國家之一。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烏克蘭“RBC.UA”新聞網等媒體16日報道,特朗普當天在艾奧瓦州發表演講時承諾,如果再次當選美國總統,他將很快解決俄烏沖突。特朗普稱,自己和俄總統普京“處得很好”。

不過俄“自由媒體”17日引述該國億萬富翁德里帕斯卡的觀點稱,俄方不應該期待特朗普當選總統后兩國關系會出現奇跡。他形容,許多俄羅斯人“像孩子一樣”希望特朗普當選后能改善俄美關系,但“這是徒勞的”。俄外長拉夫羅夫曾說,美國任何黨派都將俄羅斯視為敵人和生存威脅,俄方基本上不在乎誰贏得美國大選。

俄羅斯聯邦財政金融大學副教授布利諾夫認為,如果特朗普上臺,他對俄方作出的任何讓步將都是為了美國的國家利益。他不會像民主黨那樣大力資助烏克蘭,但也不會完全放棄烏克蘭。俄《消息報》引述美國問題專家西內爾尼科夫-奧里沙克的觀點稱,即便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他也不會幫助結束俄烏沖突,因為這對美國有利。俄聯邦民族關系委員會成員別茲帕利科認為,特朗普可能會減少對烏克蘭的財政支持,并將“所有負擔轉移到歐洲身上”。(青木 林森等)

 
精品无码卡通视频一区二区_五月天亚洲综合在线_狠狠色一区二区中文字幕_国偷自产一区二区三区蜜臀